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孙杨入选奥运备战名单事件,经历了反转再反转,成为了体坛热点话题。

这一次不仅将孙杨再次送上了热搜,游泳中心也成了众矢之的。WADA(世界反兴奋剂机构)要求有关部门彻查此事,致使中国游泳队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究竟是谁将游泳中心推向了深坑之中?

是孙杨一方吗?

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事件的经过不再赘述了,毕竟群众都已经吃过几轮瓜了。

《北京青年报》率先披露,孙杨仍在中国游泳队集训名单中。这一报道有图有真相,贴出了中国游泳队集训通知(49号文件),孙杨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此事颇为蹊跷。孙杨已经被CAS(国际体育仲裁法庭)禁赛8年。孙杨方表态将上诉,但上诉期不影响判罚结果的执行。根据WADA相关规定,孙杨不仅没有资格参加相关赛事,也没有资格入选国家队,甚至禁止使用政府所属或资助的场馆设施进行训练。

根据媒体的报道,在被禁赛之后,孙杨并没有自暴自弃,而是坚持训练。假如孙杨自掏腰包使用公众场馆设施进行训练,令人钦佩。但如果继续使用浙江省体育局或者体育总局的场馆设施,则属于公然违规。他因为违规已经吃尽了苦头,继续对规则置若罔闻,只会在泥淖里越陷越深。

不过,入选国家集训队,主要责任却并不在孙杨一方。退一万步讲,即便孙杨为了保持状态主动提出回归国家队(当然,这也是违规的),决定权也在游泳中心手中。游泳中心完全可以拿出规则来,对孙杨进行劝诫。作为主管机构,游泳中心有责任监督孙杨在禁赛期遵守相应规则,而不是铤而走险。

是爆料记者吗?

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央视记者率先披露,孙杨并不在国家集训队名单之中。不过,《北京青年报》马上给予了反驳。当49号文件见诸媒体之后,中国游泳协会拨乱反正,发表声明表示49号文件无效,将孙杨拒之国家集训队大门之外。

知名体育评论员张路平在PP体育的节目中指出:“记者爆料内部文件的目的就是为孙杨辩护。其实,为了孙杨一个人的名誉也好,利益也好,甚至小团体的利益也好,不惜牺牲整个游泳队。所以,中国游泳协会立即出台了一个作废的通知。”

从利益的角度来说,张路平的分析不无道理。但是,《北京青年报》的这篇报道拿出了确凿的证据,仅陈述了客观事实,内容经得起推敲。它绝对不是一篇假新闻,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洗地文。报道刊发之后,孙杨仅仅短期获益,最终导致了游泳中心的拨乱反正。这篇报道客观上起到了“吹哨人”的作用。

我也无意揣摩爆料记者的动机。动机这种东西看不见、摸不着,除非是记者肚子里的蛔虫,否则谁也无法完全了解其动机。从行为的角度来说,记者只要是合法合规获得了49号文件,将其公之于众,我认为履行了一个记者的职责。

当然,如张路平所言,这篇报道客观上对中国游泳队的利益带来了伤害。但责任不应该由爆料记者来承担,游泳中心才是始作俑者。何况,纸包不住火,孙杨回归国家集训队的消息早晚会暴露。当木已成舟,只怕游泳中心会更难堪,中国游泳队所受到的伤害可能更大。

是克雷格-洛德吗?

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整个孙杨兴奋剂违规事件中,英国著名游泳记者克雷格-洛德“阴魂不散”。他是全球第一个爆料孙杨涉嫌暴力抗检的记者。在此次事件,克雷格-洛德透露,WADA在他的提醒下知会了中国游泳协会,而后中国游泳协会才出台了作废文件。

在全球游泳记者中,克雷格-洛德已经是“泰斗级人物”。去年光州游泳世锦赛时,我和他有过一番长谈。他的谦逊以及对孙杨事件如数家珍,令我印象深刻。光州游泳世锦赛后,他成为了《游泳世界杂志》的主编,执掌全球最权威的游泳网站。

他并不懂中文,但是对孙杨相关信息掌握之精准、迅速令人赞叹。我不认为他对孙杨存在歧视或者偏见。但是,多年的游泳记者生涯让他对俄罗斯、巴西和中国的游泳运动员十分关注。他并不讳言原因,告诉我:“国际上之所以对这三个国家的游泳运动员另眼相看,因为他们出现过集体兴奋剂违规。”欧美游泳运动员兴奋剂违规也并不在少数,但在洛德看来,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个人行为。

欧美游泳记者之所以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三国的游泳运动员,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不光彩的兴奋剂违规史,另外语言沟通不畅也增加了隔阂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中国游泳队更应该遵守规则,坚决打击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行为。当清者自清,终究会改变欧美世界的偏见。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游泳中心带头违规,只会加深欧美世界对中国游泳队的偏见。

游泳中心将孙杨招入国家集训队,属于违规在先。克雷格-洛德举报这种违规行为,我认为没有任何不妥。这虽然并非记者的职责所在,但任何一个从业者都有权利维护国际泳坛的利益。他也很坦荡,对于举报行为没有任何遮遮掩掩。

还是咎由自取呢?

孙杨入选奥运集训队事件,谁将游泳中心推进了坑里?

说到底,主要责任需要游泳中心来承担,甩锅是甩不出去的。

作为行业管理机构,我不相信游泳中心会不了解相应的规则。李哲思、陈欣怡等人都曾出现过兴奋剂违规,她们为何没有在禁赛期享受过入选国家集训队的待遇?

曾经为了与兴奋剂划清界限,游泳中心乱世用重典。北京奥运会之前,游泳中心高举杀威棒,对仰泳名将欧阳鲲鹏实施了终身禁赛这样的处罚。

为何轮到孙杨时,游泳中心可以视规则如无物呢?道理很简单,它从来没有敬畏过规则。欧阳鲲鹏被终身禁赛也并不合规,适逢北京奥运会,他撞在了反兴奋剂的枪口上,成了枪口下的“冤魂”。此次事件中,游泳中心再次践踏了规则。

日前,腾讯体育的一篇报道中披露了一个细节:伦敦奥运会之后,孙杨的商业代言等收入已经不再上缴游泳中心,而当宁泽涛想效仿孙杨时却成了游泳中心的“眼中钉、肉中刺”。不同的运动员适用不同的规则,关键取决于运动员是否有奥运金牌这样的“金钟罩铁布衫”。

在我看来,孙杨种种不遵守规则的行为,比如领奖服事件、涉嫌暴力抗检事件等,与主管机构对规则的不尊重一脉相承。正所谓上行下效,不仅仅是孙杨的父母,游泳中心也应为孙杨的违规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除了不敬畏规则,游泳中心对公众知情权的漠视也是常年如一日。孙杨入选国家集训队究竟是怎么回事,游泳中心只回应、不解释。这里面也有可能仅是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,虽然这种概率微乎其微。但是,真相永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“徐庶进曹营,一言不发”,始终是游泳中心面对媒体奉行的工作准则。在我做游泳记者那些年,中国游泳队一直没有新闻官面对媒体,对于敏感问题更是唯恐避之不及。接到记者电话时,时任游泳中心主任李桦不是在开会,就是在开车,日理万机。3月初,孙杨母亲在朋友圈斥责“领导和组织”的言论,在舆论中掀起滔天巨浪,也没有得到任何官方的回应。

不敬畏规则,漠视媒体,终于酿成了国际性事件,甚至有可能让中国游泳队的利益受损。这无助于扭转中国游泳队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。更令人失望的是,游泳中心永远都是保持缄默、封杀负面、粉饰太平,从来没有痛定思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